王兴舟散文集「梦里 有几朵花儿在开」|风雪西井山

时间:2021-06-01    阅读: 读取中... 次    作者:新浪新闻  

刚进十一月的第二天,秋色正浓呢,西井山就下起本年的第一场雪。西井山山高路陡,秋色迷人,方圆百里都泛滥着彩色的海洋,只要一脚踏进,便被镶进画中。

因而,这场早到的雪,给人繁多的想象和惊异!我的伴侣随缘和林中漫步是知名的影相家,山川领悟无数,风景赏过万千,荐称西井山是他们开发的最美影相地,可谓艳压众芳,雄中见秀。我信其言,随其行,在雪后的清晨便随他们上西井山去了。从林州市区到西井山约五十公里,除了遍及山路外,再有九层十八折六十二道弯的折叠公路,恍若天空撒下来绳子,随便折叠在山上。

西井山是个小山村,悬在豫晋交界处的太行山巅,属山西省平顺县虹梯关乡,即使在山区平顺,也是最偏远的地点了,海拔在一千四百米以上,十二个自然村差异挂在相隔不远的五座山峰上,危峭而神秘。西井山,是太行山里保存着浓烈山乡风气风情的原生态古村,由于地处偏僻,交通不便,步地险要,别说乘客了,亲朋之间也有数来往,在太行大峡谷旅游火红的本日,真是一个养在深闺人未识的世外桃源。村里的民居均为浑石究竟的纯石建筑,危立崖边,墙高数丈,类如城堡,形似石雕,石墙石瓦,石门石窗,了无杂色。房前屋后,村左庄右,都是成片的黄栌、杏梨、枫柿、银杏、山楂等,经霜一染,红黄成片与古朴的山居相映,山、村、屋、树、草调和成图,那种美胜过人们的想象,妙不可言,成为独出心裁的风物。村里又有几条青石板铺的街巷,古庙、风蚀后的石岩、奇形怪状的古树、繁多的石雕木雕……行走其间好像穿行在迂腐文化的脉络里,处处都挂着感人的据说和令人叫绝的景观,令人伸手可得,惊艳不已。

跟着随缘和林中散步上山野游,一点也不乏味孤寂,他们不单涉险寻趣,选景独到,拍照技艺精湛,并且懂气象物候、花卉植物、地质地舆,还对一路各个村寨、岩石、树木、洞窟、山径小道、风土人情、听说故事都管窥蠡测,娓娓道来,如数家珍,听之神奇美妙,如坠仙境大凡。我也用手机边照相、边赏景,把学知增识与一同静谧富丽、怡静迷人的景致拌在沿路,慢慢细品,不单他国疲累之态,还享受到可贵的艺术教化。

在山下起程时照旧小雨霏霏,坐着随缘的“战车”,忽上忽下忽明忽暗忽云忽雾忽风忽雨地旋转跃升攻上太行山巅时,西井山已是大雪纷飞白花花一片了。林中溜达在一个山弯处看到只有一户人家的小山村,笑称是自身的“城堡户”,远远喊了一声夙昔,就把午饭靠好了,片刻便看到炊烟在雪雾里袅袅升空……我站在这家山民门前的石径上,脚下即是很深的悬崖,向远处看去纷纷扬扬的雪花从沟底漂荡而上,像万千白蝴蝶,轻轻地、轻柔地在天空翩翩若舞。我独步山径小道,静静地倾听着这来自苍天的天籁之音。雪落的声音给人异样的感觉,让我感想身躯内各个器官都伶俐起来,爆发了通感,仿佛可以听到雪花在空中的窃窃私语和落地时碰撞拥挤的响声,那么了然和美妙,这些独特的音韵让我心生冲动。晚秋盛装未卸,因而山里照旧鲜艳繁盛的。

随缘和林中溜达拎着相机满山奔跑,想逮捕雪中秋景的神妙,我远远地看着他们红红的衣服像红叶相仿,在山坡上飘来飘去,让我想起韩愈的那句诗“白雪却嫌春色晚,故穿庭树作飞花”,他们是否嫌秋色希罕,也去扮作一道景观呢。这时山里的风刮得满山的白雪像沙尘暴大凡辄起辄落,旋起冲天的雪柱,听随缘说,这表象在当地叫“白毛风”,风大时方圆十里都被搅在其中,不辨东西南北。风一吹,给山野披上一件银白色的艳服,雪里的果树、红叶、黄叶……大凡繁荣斑斓的场面地步在雪野里如同还能辨得清,给这苍茫的山野装点了人命的亮色。

天严寒,雪纷扬。我坐在农户的小石房里,主人给我端来燃得正旺的炭火。我一个人坐在这雪花吻满的窗下,听着雪落的声音,随便拿起小桌上一本初中旧讲义闲翻,忽然料到假使有闲趣闲暇闲书时,我必定要选择在大雪纷飞的日子,到山上蜷缩在这暖和的小石屋,点一盏袅袅的青灯,备一碟小菜,拿一瓶烧酒,啜着热气腾腾的清茶,哼着跑调的小曲看书写诗,在自己的碉堡里一个人孤零零地来去,看如蝶乱舞的雪花,赏将落未落的红叶,怜独挂枝头的孤果,让自己一切的苦恼和烦愁都被雪着了色,融汇在那片广阔苍凉的静默中。

其实,每年的冬天都会有种种的方法,只是本年在这秋色尚浓时节,逢着突如其来的雪,让我萌生了许许多多的感慨。年华的陈迹,像冻裂的皮肤,早已挂在脸上,只是芳华的思绪仍浮在心头,我终究明白自己的隐痛已不会如雪花般雪白轻飘,此刻已重荷得污浊不堪,良多事务除了无可奈何,即是心余力绌了,只是谁会明白我此刻如雪的隐痛呢?

我正在冥想当中,屋门忽被推开,朔风裹着飞扬的雪花扑面而来,落在地上的炭盆里不见了。随缘和林中溜达像被装饰玉雕了一番,浑身是雪,连眉毛、胡须都满缀了雪,已经很难辨清他们的面容了,不知若何我猝然有“风雪夜归人”的觉得,想到这边我禁不住心头涌上一股暖流来。听他们围着炭火讲拍摄的惊喜和收获,我又恍若坠入一个童话的天地,全是希奇和向往。是啊,优美只是一瞬间的觉得,阳光一缕,狂风散吹,富丽落幕,一切就只能空留遗憾了。

午饭后,雪越下越大,推开小屋门时地上已是厚厚一层了,主人提醒我们要快些下山,不然大雪封山,是很难下去的。当我们摆脱时,主人一家老少四五口人把我们送到村头,几次地嘱托路上要小心,在雪里不休地挥手告别。随缘开着车下山,在车里可着嗓子吼歌,山里的回音一声接一声传入耳,内心的暖意便一点点升空了。

雪花每每从车窗飘进来,我感想惬意又欣慰,能与心仪的人沿路品味上天馈遗的本年第一场雪,曾经的那些烦愁和茫然,全部被雪严严实实地包围了,只剩下少少回味萦绕在心头,陪着寂寞不愿挣脱,一声惊喜,一点繁杂,一缕情怀,一段回顾……以是,我追逐着这飘飞的雪花,想着这仍在飘飞的往事,写下这也会飘飞的梦……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念,不代表新浪网观念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别的问题请于作品宣告后的三十日内与新浪网相关。

猜你喜欢

  • 余秋雨:能厮守到老的,不只是爱情,尚有仔肩和民俗 余秋雨:能厮守到老的,不只是爱情,尚有仔肩和民俗
    半卷诗书一窗月每天七点,为你读诗诗词曲赋,名着散文 作者:余秋雨我藏不住秘密,也藏不住忧伤,正如我藏不住爱你的愉快,藏不住分手时的犹豫。 我即是如斯坦然,你舍得伤,就伤。 假如有整天,你要解脱我,我不
    2021-06-03
  • 王兴舟散文集「梦里 有几朵花儿在开」|风雪西井山 王兴舟散文集「梦里 有几朵花儿在开」|风雪西井山
    刚进十一月的第二天,秋色正浓呢,西井山就下起本年的第一场雪。西井山山高路陡,秋色迷人,方圆百里都泛滥着彩色的海洋,只要一脚踏进,便被镶进画中。 因而,这场早到的雪,给人繁多的想象和惊异!我的伴侣随缘和
    2021-06-01
  • 以诗入散文,藉诗写人生 以诗入散文,藉诗写人生
    书名:「诗来见我」出版社:人民文学出版社作者:李修文推荐:韩寒由于一本新近出版的散文集「诗来见我」,作家李修文日前在北京东单相近的一家剧场内,领受记者采访。 李修文少年成名,13岁时发布了本身第一篇小
    2021-05-31